•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千亿国际娱乐游戏

战争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纪念广岛长崎爆炸60周年

时间:2018-07-31 13:29:16  作者:admin  来源:波士卡  浏览:103  评论:0
内容摘要:  60年前的8月6日,美军在日本广岛上空投下第一颗,3天后的8月9日,第二颗又在长崎爆炸。广岛爆炸造成14万人死亡,城市化为一片废墟;而长崎爆炸死亡人数为  “任何战争都是惨无的,都会造成无数悲剧。爆炸的一瞬间夺去了数以万计的宝贵生命,也给我们带来了终生的痛苦。我们必须珍惜今天...

  60年前的8月6日,美军在日本广岛上空投下第一颗,3天后的8月9日,第二颗又在长崎爆炸。广岛爆炸造成14万人死亡,城市化为一片废墟;而长崎爆炸死亡人数为

  “任何战争都是惨无的,都会造成无数悲剧。爆炸的一瞬间夺去了数以万计的宝贵生命,也给我们带来了终生的痛苦。我们必须珍惜今天的和平,永远不忘战争带给人类的创伤。”广岛者高桥昭博和阿部静子道出了有的日本人民的。

  如果没有当年日本军国主义悍然发动的侵略战争,也就不会有发生在广岛和长崎的悲剧。然而,那不堪回首的悲惨情景,在很多日本人的记忆中却日益淡泊。日本历史教科书上关于爆炸的记述很少,仅有一两行字。日本也再次出在历史问题上惯有的两副面孔:百般“加害者”,极力突出“被害者”身份。

  忘记战争带给人类的创伤,就不会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往事不堪回首,在广岛、长崎爆炸60周年之际,仅有纪念是不够的,更应有和反思。只有这样,才能达致人类永远和平的目标。

  广岛8月6日电在日本广岛遭受轰炸60周年之际,日本人士5万多人6日上午在广岛市和平纪念公园举行慰灵及和平仪式,二战期间遭受美国轰炸的者,同时呼吁实界的无核化。

  在当年投下的8时15分,全体起立默哀一分钟。随后,广岛市长秋叶忠利发表《和平宣言》,呼吁联合国第一委员会(裁军和国际安全委员会)设立关于废除核武器的特别委员会。

  连续5年参加纪念仪式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在致词中表示:“今后要遵守和平,同时无核三原则。为废除核武器竭尽全力。”

  河野洋平在致词时说:“慰灵碑上的‘不重复过去的错误’中的错误有两重含义:一是日本从明治维新到遭受轰炸这段时间里,选择了错误的前进方向,了韩国的,将中国置于自己的之下,了与欧美列强一样的帝国主义道,最终与世界为敌,陷入了大战;另一个错误就是美国采取了轰炸这种不的做法,美国作为一个核拥有国,有责任为了界上废除核武器而努力。”

  仪式从上午8时正式开始,但天刚放亮,就有广岛市民陆续来到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原爆穹顶”(爆炸后的广岛县产业励馆废墟)前的和平纪念公园献花。在“原爆之子”塑像前,挂满了串串纸鹤,寄托了市民的无限哀思。现年73岁的爆炸幸存者荒谷勳老人对记者表示:“现在很多孩子都不了解战争的,为了未来的和平,有必要把战争的悲惨告诉他们。”

  纪念仪式上,广岛市长与两名者遗属代表将已经确认受到而在过去一年间去世的5375人的两册名册放入爆炸慰灵碑。如今,慰灵碑内的名单已经达到85册,共有242437人死于轰炸或核辐射。两名广岛的小学生还了《和平誓言》,表达了反对战争,建立和平世界的决心。

  1945年8月6日上午8时15分,美军向广岛市内投下一颗代号“小男孩”的,导致广岛市24.5万人中有20万人死伤,城市化为一片废墟。广岛成为第一座遭受轰炸的城市。

  据《时代》周刊报道,依然健在的几位驾驶轰炸机向广岛和长崎投放的美国飞行员,回忆了他们从广岛和长崎上空所看到的一幕。

  93岁的弗雷德里克·阿什沃思(B-29轰炸机武器系统员)说,1945年8月9日,美军“波士卡”B-29轰炸机飞抵第二枚投掷的第一个目标——小仓市。但是投弹手没有能够确定它的,因为那个地区当时正阴云密布。所以领航员将飞机带到了长崎。

  84岁的查尔斯·阿尔巴里(B-29轰炸机副驾驶员)也回忆说:“8月9日,我想我们最后在早晨4点钟起飞,而日本附近有强烈的风暴,云层也非常厚,你无法看得清。我们向最初的目标飞去,那个目标就是日本的小仓市。大约6个小时后,我们接近了它,但堆积在那里,甚至在我们所在的高度上也有云彩,所以我们决定飞向第二个目标,长崎。”

  阿什沃思回忆说:“我们得到了一份报告说那个地区天气晴朗,可是我们却发现飞机下面有云彩。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相当于在集合点用了将近1个小时的油量了,那位工程师确实为此急得直冒汗,不过,剩下的燃油刚好够用。我把身子探向飞行员斯威尼少校:‘如果我们幸运的话,我们将能够飞向这个目标。’我告诉他准备使用雷达,这违反我们接到的命令,命令我们在看不到目标的情况下实施轰炸。我们在雷达的帮助下向目标接近并准备投弹,这时投弹手克米特·比汉上尉叫了起来:‘我找到目标了!’在我们飞到长崎上空时,比汉观看飞机下的云层,发现云层有一个洞,他调准了投弹瞄准器的十字线,把投了下去。我们看到了闪光,然后是蘑菇云。当时的景象真是十分壮观,像燃烧着的浓烟和火焰在翻滚,颜色有鲜肉色、粉色和。”

  阿什沃思说:“我们围绕着蘑菇云转了一圈,然后不得不尽快离开,因为燃油情况非常紧张。我们直接飞到冲绳。斯威尼让飞机进入长长的慢速滑行状态,在我们接近冲绳岛时,他用内部通信联络系统呼叫:‘遇险呼救!遇险呼救!’但没有接到回应。他又用照明弹联络,但仍没有得到回答,最后,他向塔台呼叫,并说:‘我们正在着陆!’我们在跑道的中间着陆,正好在跑道的尽头尖叫着停了下来。后来我们对油箱进行了检查,我们还剩下35加仑可供使用的汽油了,对于B-29这样的大型轰炸机来说,35加仑汽油几乎就算是没有了,我们实际上已经用完了汽油。”

  阿尔巴里回忆说:“大约一个星期或者10天以后,蒂贝斯和我驾驶着一架C-54运输机飞到长崎,将一些医生和平民带走,我看到人们从他们的窗子里看着我们,我从他们的目光中看到了许多。”

  据《新科学家》近日报道,两位核历史学家研究发现,美国在1945年向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投放,主要意图并不是为了结束“二战”,而是为遏制苏联在亚洲的扩张。从这个角度说,美国在日本投掷是冷战开始的标志。

  这两位历史学家表示,他们有证明这一理论。60年前,美国向日本投放,超过20万日本人因此丧生。实施该计划的美国总统杜鲁门也因此成为一位有争议的总统。但据这两位历史学家考证,杜鲁门此举主要是为了向苏联展示军事实力,而不是日本。特区美利坚大学核研究所所长皮特·库兹尼克说:“他知道他在做什么,这叫种族。这不仅仅是战争犯罪,这是罪。”

  1945年8月6日广岛遭袭击,随后3天,长崎又遭袭击。美国对此的解释是,这是为了日本尽快投降,不需要美国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入侵日本就可以结束“二战”。库兹尼克和纽约州康奈尔大学的历史学家马克·塞尔登对此提出不同看法。7月21日,“绿色和平”和其他团体在伦敦组织了一次会议纪念日本遭袭击60周年会议,库兹尼克和塞尔登在会上阐述了他们的这一见解。

  库兹尼克表示,通过研究美国、日本和苏联的外交档案,他们发现,杜鲁门投放的主要动机是苏联在亚洲地区的扩张,而且日本投降的真正原因,是广岛遭袭击几天后,苏联红军即开始进攻日本,而不是袭击。

  据当时美国国务卿伯恩斯的助手沃特·布朗说,在投放广岛的前3天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杜鲁门承认,“日本寻求讲和”。在此之前,美军上将麦克阿瑟、艾森豪威尔以及海军参谋长威廉·利希都对杜鲁门说,从军事上说没有必要对日本使用。塞尔登说:“对美国来说,向苏联炫耀武力比结束在日本的战争更加重要。”另外,杜鲁门还担心,如果不使用,他就会被人在“曼哈顿计划”上浪费钱财。

  近日,美国向了为“小男孩”提炼浓缩铀的铀同位素分离器。“小男孩”是二战期间美国使用的首枚,于60年前被美军轰炸机投放到日本的广岛,造成10多万人死亡。

  在森严的Y-12核武器工厂内,最后几台铀同位素分离器还存放在那里。当时,奥克里季共有1152台铀同位素分离器,它们塞满了9栋大楼。铀同位素分离器也是研制的绝密“曼哈顿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也将诺克斯维尔以西约30英里的奥克里季由乡村变成了一座“秘密城市”,在1942年至1945年,曾有7.5万人工作和生活在那里。

  美国能源部的导游雷·史密斯说:“你们肯定不知道,在诺克斯维尔生活的人当时都想知道这里究竟在做什么。所有这些材料全部是一卡车一卡车地拉进来的,但奇怪的是,从来没有东西留下。”在一年间,奥克里季共分离出大约50公斤的高浓缩铀,它们全部装在公文包里,由带到新墨西哥的洛斯阿拉莫斯,在洛斯阿拉莫斯,经过部分组装,然后运到北马里亚纳群岛的天宁岛,装到B-29型“埃诺拉·盖伊”轰炸机上。1945年8月6日,这架B-29型轰炸机把“小男孩”投放到广岛。

  直到今天,有关奥克里季的一些疑问仍旧是高度机密。如今,核弹头零件被拆卸,重新处理,而武器级铀也被存放起来。

  在投放到日本广岛之前,即使许多工作在奥克里季的人都不清楚他们在制造什么武器。来自肯塔基州哈伦的80岁的格拉迪斯·欧文斯说:“我不可能知道是什么武器,我此前从未听说过。”当年,只有19岁的欧文斯与其他数十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一同在奥克里季辛勤工作,他们主要是按照工程师的指令控制铀同位素分离器的电流。铀同位素分离器利用美国下属的田纳西河谷管理局提供的磁铁和电为分离出可裂变的铀235。

  60年前的8月6日,美国在广岛投下了人类史上第一颗,其是罕见的。不仅日本人民,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都应当纪念这个日子。纪念的重点不应是痛恨,应当是反思的原因和如何防止悲剧重演。

  有一件事,却为这种反思蒙上了阴影。就在上个月的27日,日本警方的广岛本地男子岛津武夫,于前一天晚上损毁广岛和平公园的爆炸遇难者,凿去碑文中“错误”二字。报道说,这两个字在碑文中旨在说明日本发动战争是一场错误。

  岛津武夫要凿去的,就是对广岛的反思。2002年3月,这一就曾遭人泼红漆。日本共同社说,以前日本人就曾对碑文中“错误”二字展开争论,讨论它到底指的是日本人犯“错误”,还是意味着是全人类的“错误”。1983年,广岛市出来解释说,“错误”的意思就是,所有人承诺不再重复战争。这种说法让日本人有了面子,却抹掉了日本发动二战与遭受的关联。

  岛津武夫凿去碑文中“错误”二字,不是一个孤立的个案,是和日本右翼的理论和行动不谋而合的。日本7月27日报道,日本们正酝酿在二战结束60周年纪念日发表的一份决议中删去“侵略行为”这种字眼。而在1995年的类似决议中,日本在书面上承认“侵略”。这是一个的!

  这种的,部分因为日本人不分为天皇肝脑涂地;不分对错勇往直前的武士道。更重要的是小泉处处把中国经济崛起,当成巨大的战略错误。这种战略思维导致日本舰艇多次在中日有争议海域(传统渔场)、渔船;正式宣布批准帝国石油公司在东海海域的中国专属经济区试开采石油天然气;把海峡纳入它的军事防卫范围;公开为甲级战犯翻案;公然与中国、韩国的领土争端。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如果把广岛,全当成是的错,甚至当成与发动侵略不相干的“自然灾害”,这种对和平的纪念就没有意义!而小泉一方面纪念和平,同时恶化中日关系,推卸当年战争责任的做法,更是对和平纪念的。

  纪念和平,就要反思和防止悲剧重演,就要牢记伤痛,牢记日本发动侵略的错误。不仅在石碑上,更应在每个日本人的心中,世界每个人的心中把“错误”两个字变得清晰。

  1938年12月17日:科学家奥托·哈内和弗里策·施特拉斯曼宣布成功完成核裂变反应,促成启动计划。

  1939年8月2日:科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提醒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正在研制,并敦促他加快美国研制的速度。

  1942年6月:美国秘密启动“曼哈顿计划”,开始研制核武器。该计划由物理学家罗伯特·奥本海默主持。

  1942年12月2日:恩里科·费米和其他几名科学家在大学实验室里共同完成了世界第一次受控核链式反应。

  1945年7月16日:美国在新墨西哥州阿拉莫戈多附近完成世界首次核爆炸试验。

  1945年7月26日:盟国敦促日本依照《波茨坦公告》尽快无条件投降;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告知苏联领导人约瑟夫·斯大林,美国已经拥有。

  1945年8月6日:美国B-29轰炸机“埃诺拉·盖伊”号在广岛投下一枚代号“小男孩”的,爆炸导致14万人死亡。

  1945年8月9日:第二颗代号“胖子”的在长崎爆炸,造成约8万人死亡。

  美军行动:1945年8月6日早晨8时15分,一架美军B-29轰炸机——“诺埃拉·盖伊”号从太平洋小岛提安尼起飞,将第一枚投至广岛。3天之后,另一架B-29轰炸机“伯克斯卡”号在长崎投下第二枚。

  :投在广岛的为铀弹,代号“小男孩”。长3米,直径71厘米,重4吨,力1.5万吨TNT当量。投在长崎的代号“胖子”,为钚弹。长2.3米,直径1.5米,重约4.5吨。其力相当于2.1万吨。

  后果:14万人死于广岛爆炸,其中许多人死于爆炸之后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之内的核辐射。在长崎,爆炸直接造成约7.4万人立即死亡,受伤人数与死亡人数相当。最终统计死亡人数约为8万。爆炸之后,许多爆炸幸存者辐射后遗症的,包括癌症、白血病和皮肤灼伤。

  日本核打击之后,在广岛的一个室外救护站,一位被烧伤裹着布条的母亲正在哺育婴儿,在她身边的照料者正把烧焦的衣服剥离另一名女人的伤口。日本画家川上已造的画描述了核爆后的。本报资料


相关评论